2007年6月26日星期二

(小说)the Wall

转帖个短篇科幻,不错的文章,但原始出处已不可考。
update:晓月网友认为原文应该来自Johnny

--------------------------------------------------------------

“你是网审员X21278Q”,那个小女孩在咖啡杯的对面怯生生的问。
“是啊,我负责的是F273A234区域的内容”,我也有点胆怯地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自从电话,传真等其他途径都消失后,网络成为了和能源,物质管道并排的第三大管道,所有通信和交流都从这唯一的渠道传达。没想到今天居然会有人往我的门缝递纸片,约我来这个地下酒吧见面。

“你约我来这里做什么”,自从“信息筛选法”确定以来,就连人口相传的话语也纳入管辖范围内,公路上每隔100米就有一个声象监控装置,虽然有些同行和我说过这个地下酒吧是少数没有进入监视范围的地方,我还是决定尽快问清楚事情然后走人。
“我奶奶的相片不见了,我现在连一张她的照片都找不到了”,对面的小女孩脸色有些苍白,“上次我去看,照片都不见了,只有一句话说内容非法,网审 X21278Q删除”,她让我想起一个很老的童话,卖火柴的小女孩。“我真的很想念奶奶,我知道被删的照片还能保留一周的,你能把删掉的照片再放回去几分钟吗”,她苍白的脸上忽然泛出红潮,“这个要求也许很过分,但是你只要说看错了,再放上去10分钟,我也可以答应你的要求”。

她的要求确实很过分,我记得前天确实删掉了一组老女人的照片,触犯筛选的原因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是如果我真的按她说的做了,也许我下半辈子就不能接触任何网络设备了。我知道有几个网审员因为偷偷卖一些截获的相片和文章给一些顽固的历史学家,据说是为了保存信息河下面的真相石头,结果被告发后不允许接触任何网络设备,以前的数据也被删除,就因此疯掉,还有的甚至还犯了自杀罪。

“不要想了,我不能干这事。再说现在已经不允许有私人信息存储了,照片即使放上去,也只能看十分钟,没有必要犯那么大的险”我忍不住提醒她,“有些事情应该记在心里面”。
“奶奶已经去世好久了,我都快记不得她的脸了...”,她顿了一下,“我已经弄到一块硬盘,上面还有10多M好的存储道”,她忍不住告诉我她最得意的事情,“如果我再卖掉,可以卖20万联邦币,可是我不会卖,我要把我最重要的事情记下来”。
我吃了一惊,能弄到还有好存储道的硬盘确实是一件很了不起的...大犯法事情,要知道拥有超过1M的私人存储就足够判刑了。不过,我还是得说,“我帮不了你,我们还是赶快走吧,这里的环境真让我害怕”。我觉得还是要劝劝她,“现在上网的一半是网民,一半是网审,有人还敢通融人情。等科学院研究出来形象思维的计算机后,就能直接做过滤图片的防火墙了,到时侯就没有人情讲了,不如早点接受过滤法的现实”
她有点鄙夷地看了我一眼,让我很不舒服,但是马上转为哀求的眼光,“就这一次,好吗”。我有点受不了这样的眼光,不过还是硬起心肠喊“买单”。

事情过去好几天,没有什么风声传来,还在继续吃人造食物,看无聊空洞的宣传站。直到有一天,在上班的电梯里,同事罗娜忽然小声对我说,“你的防区里面有个小女孩被看管起来了,她试图破坏图片存储空间”。我吃了一惊,想起了那个小女孩。“后来呢”,我也小声问,她没有回答我。
又过了几天,我在上班的时侯又看到了这个脸色苍白的小女孩,听说她因为有技术被特别招进来做了同事,我忍不住去问她是否还想着她奶奶的照片,她轻笑一下,手拍拍胸口,说,“过去的事情记在心里面了”。

又过了两个星期,网审系统忽然全乱了,主机爆掉没几分钟,副机也瘫了。没有人去打听出什么事了,同事们都权当放假就离开了单位,在家里上网的人也纷纷出门走动。我出门的时侯又碰到了那个新同事,她又约我去那个地下酒吧喝咖啡。

“我把所有和网审技术有关的资源,全拉进过滤器定义里面了”她笑盈盈的又把自己最得意的事情告诉了我。

1 条评论:

晓月 说...

原始出处我认为是Johnny,原始链接为:http://blog.myjohnny.com/2007/06/wall.html
你可以看看最后一段有一个类似感言的话。
我最初是在cnBeta上看到的(现已删除),nings转载的,他写的原作者就是Johnny。